:::

喪失與轉身:談中途失明復原歷程

2020/08/27

109/7/25

講員:蔡貞芬小姐

主題:喪失與轉身:談中途失明復原歷程

無關智力也並非文盲,然而,無論是搭公車、簽名或是閱讀,種種以往覺得輕而易舉的事,怎會變得困難重重?對於未來更覺茫然,按摩嗎?歌唱嗎?到底自己還能做什麼呢?心境的沮喪難以形容,也曾一度對生命感到絕望。

那天,在醫生宣判我的眼精目前醫學尚無法醫治,可能面臨失明之際,當下從未想過視力缺損會有眼鏡無法解決的我,頓時心中十分挫折,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用,站在醫院大門時,突然覺得眼前似乎什麼都看不見了。我想我是真得失去我的視力了!還記得有好幾次,在回家的路上等公車時,面臨殘忍的事實,就是我竟連公車號碼都看不清,從白日到夜幕,一班班公車從眼前過去,就是認不出,如此熟悉不過的返家之路,竟變成如此陌生且漫漫之路。好幾次,為能順利自行回到家,在搭公車、或過馬路時需開口請路人協助,光是開口尋求協助,內心總需要經過幾番掙扎。

未學習定向訓練之前,我自以為拿白手杖並不安全,遲遲沒有尋求相關訓練,直到有回參加導盲犬的體驗活動,第一次發現自己在導盲犬的陪伴下,又可以抬頭挺胸的邁開步伐走路,進而想要擁有一隻導盲犬,在得知條件是需要先有定向行動能力,便下定決心接受定向行動訓練。訓練的過程中是讓我嘗試用非視覺的感官去感受周圍線索,慢慢的不再害怕還能獨自行動,於是白手杖陪伴我去四處,就像過去一樣可以一個人行動。從中體會到因為接納視力的喪失,轉身讓我也遇見復原的力量。

對於視覺障礙的朋友而言,友善的職場和職務再設計,非常重要。我的求職之路,算是幸運,經社福單位的訊息得以進入公部門進用視障者試用計畫,遇見許多友善的長官和同事,在未接觸生活重建服務及定向行動訓練前,由於怕給同事添麻煩,一到座位,就不太走動,午餐也是自備,以避免離開座位,然這似乎都被長官同事看穿,會主動問我的需求,或是邀請我,在行動與環境適應方面不吝協助。而工作上,他們總是給予肯定和信任,沒有懷疑我的工作能力,也不會因為我的電腦螢幕用不上關著,就懷疑我的工作態度。

然而友善的環境固然重要,自我態度也十分重要,我不會因為環境的友善就覺得這一切理所當然,相對的,我願意付出,也珍惜這樣的機會。為排除閱讀資訊障礙,強化精進電腦及語音報讀軟體操作能力就極為重要,這也是我常在公餘,需向如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服務視障之社福團體申請電腦個別教學強化就業力。就在這職業重建歷程,我順利完成碩士學位、通過高考社工師及公務人員考資格等,這都是發生在接納我的喪失之後。最後想分享的是,請嘗試接納自己的視覺障礙,多參與視障團體,擁有同儕的支持,在復原的路上得以不孤單。同時不要輕易的放棄任何的機會,抱持盼望的態度,相信生命中,即使有某些喪失,但在轉身後,得以看到不同的面貌。

現場錄音分享

第 1 段

第 2 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