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乎不在乎﹖想不想﹖要不要

2018/09/06

日期:107年8月11日 (週六) 14:00至16:00。
主講者:林貞伶小姐。
講題:「在乎不在乎﹖想不想﹖要不要﹖」
一、失明後調適階段
我是在就讀台大國貿系期間、人生中應該是最炫目璀璨的大學階段罹患青光眼,視力逐漸減退,於大學畢業後失明。大學期間因為視力的緣故,在學業上面臨許多挑戰,因為當時學校尚無資源教室,學校知道你視障後,甚至希望你就不要唸了,但我覺得我很認真地考上大學,我一定要畢業,所以我靠著上課錄音、做筆記,課後再請同學幫忙將筆記製作成錄音檔來複習,而應試時,我還需要依賴天氣好時的陽光才可以較清晰的看清楚考題,再經過相當不容易的挑戰後,我終於順利畢業了。
    失明後也曾自怨自艾,覺得世界上這麼多人,為什麼是我的眼睛生病?但我後來發現,若是繼續糾結在這樣的心情當中,對我自己跟周遭的親友都是不好的,因為脾氣一定不好,自己會因此靜不下來,也無法好好做事。有一天,我從台大法學院走回宿舍,經過一個花圃前面,我發現我還是看得到聖誕紅,我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雖然我的眼睛開始生病,但我生命中的前20年視力是正常的、我是健康幸福的,從小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奠定了我後面發展的基礎,我突然覺得很感謝上帝,從那個時間點之後,我心中的糾結漸漸解開,看很多事情就不會不順眼了,也能夠從客觀的角度來檢視現況。
二、失明後學習階段  
    在視力漸漸變差後,原本簡單的許多日常作息,漸漸變成很挑戰的事。我發現當我能做的事情無法填滿我的時間時,我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漫長,而且親人再怎麼愛我都無法代替我過日子,所以我後來就決定,我一定要多會一點東西,用會的東西來填滿我的生活,讓我的日子過得愉快、充實。
    我在大學畢業之後,一時之間也不知要找哪種工作,在家中待了一段時間後,想到可以利用在英文方面的專長授課,就開始擔任家教,但在教書的過程中,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後來打聽到台灣盲人重建院可以教一些點字和生活照顧的技能,就決定到重建院學習。我最希望恢復的就是閱讀的能力,但那時有聲書的數量是有限的,我的點字能力也還不足以閱讀點字書,不過我還是持續學習摸讀,後來觸摸顯示器就出現了,我也開始學習各種電腦相關技能與視障輔具,我那時真是求知若渴,希望可以讓學習與學習到的技能填滿我的生活,我也相信我學得愈多,我成為上班族的機會也愈高!
四、失明後在職場的奮鬥階段
    在重建院課程告一段落之後,我渴望所學能運用到職場上,先後任職於彰化師範大學有聲圖書中心、清大的計算機中心以及校務資訊組,工作有其壓力,但我認為這份壓力其實是推動你去學習更多的東西,學習到的東西也讓人可以從事更高階的工作,我希望我自己可以做的事要和明眼人一樣多,甚至更多,因為我很在乎的是,我好不容易獲得的工作機會,我可以有很好的表現,我不希望我有工作是被憐憫的,所以當上司託付什麼樣的任務,我幾乎都不會考慮,而且期待迅速把事情完成,後來我受到了主管和同事的肯定,獲得了績優約用人員第一名。但我還是明白,身為視障者在從事許多事時,除了勇於挑戰,還是要明白自己的優劣勢,即便到現在,我在工作上還是會遇到一些困難,但是我很明白,什麼事我可以負擔的,什麼事我無法負擔的,並適時的拒絕不適任的工作。
四、家庭生活與親子關係  
    我有兩個小孩,現在都已經讀大學了。我回想從小帶他們的過程,我多多少少會對孩子有些歉疚,覺得因為我視力的關係,連帶了限制了我可以帶給孩子的一些學習機會,但現實就是我的眼睛看不到,我也已經盡力教導他們、給他們一般人該有的學習機會了,如果我的孩子無法接受現實的話,那對他自己而言只是往前進的一種阻礙罷了,也只有在接受現實的前提下,再重新檢視能不能讓這個狀況更加改善。
五、有點年紀後的省思與課題  
    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好強的人,在很多事情上我是不願認輸的,我曾經聽名人李泰祥說「遺憾是最美的東西」,我當時對此很不認同,但現在對我來說,我也有認真在思考,生命中有哪些遺憾可以被認定是美的,就像許多事情我覺得如果我有視力的話,或許可以很快的處理許多其他人覺得困難的事。不過,也因為我沒有了視力,讓我更珍惜工作機會以及生命。
    像我的媽媽很相信命運,但我卻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自己奮鬥來的,就像當初我想出來工作,我家人不放心我出來閱歷,但我很堅持要接受磨練,所以才能成為現在的自己。我相信即便人的一生之中有些東西是註定好的,但仍有很多事是自己可以努力的範圍,應該常常設定目標,盡最大努力,我相信是一定可以改變你的人生的。

貞伶笑談人生

出席情形相當踴躍

現場錄音分享

第 1 段

第 2 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