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的人生﹐阮的夢!

2017/11/16

日期:106年11月11日

主講者:蔡書憲先生

(一)從小立志到求學階段

我過去有16年時間,在高雄國小教育界教書,於102年到嘉義大學教書,並開始展開美麗新世界。這幾年生活世界,由彩色變黑白,在看不見的世界裡,所有一切重新學習、重頭適應。

從黑暗世界中重建,讓我深刻體會世上沒有平白無故的領悟,所有鮮花都是汗水澆灌而來,一旦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就要勇敢走下去。

我從小最大夢想就立志當國小校長,小時候參加校際比賽,每次得獎就可以跟校長合影留念,所以校長在我幼小心靈,就是責任和榮譽象徵,也因此在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時,我就把師範大學當成我的第一志願。在師院期間,對於學校公共事務,我積極投入,也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另國語文專業訓練及競賽參與,也是我從小到大所感興趣的和著墨重點。因此拿下全國國語文的大獎,而在師院畢業之前,也舉辦過成長書法個展,完成年少輕狂的夢想。

師院畢業後,分發到高雄光武國小教書,也接下組長位置,並開啟學校行政之路。

(二)從事教職與行政工作

我對於行政一直保有高度興趣和熱情,或許是人生夢想不斷鼓動我強大的企圖心。

學校的校長和主任們同時給我很多表現的舞台,讓我可以在這條行政起步路走的順利。我在93年通過國小主任兼選,後續接下教育行政議題,這在美好豐富的學術之旅,不但昇華我的學術涵養、修練我的學術性格,也擴大我的行政新視野,更奠定我日後立志朝向行政和學術並行發展的願望。這一路走來,前景光明美好。

(三)生命轉折與希望–山窮水盡、柳暗花明

98年如期完成博士學位,隨後準備校長考試。於9月底,開始出現大大小小感冒及發燒。當時並不在意,覺得自己平時有健身而疏忽。最終在10月底病倒在家中車庫。

當天母親把我送往高雄醫學院救護,來到醫院第三天,就出現視力模糊現象,醫生反覆檢查身體,最後透過腰椎穿刺找出病因。病因為流感感染及過勞併發成腦膜炎,俗稱腦水腫。因腦壓過大,壓迫到視神經,致視力惡化。這視力的變化,讓我心裡惶恐不安。醫護人員安慰我,把腦壓控制好,視力是有可能恢復。於是,從那天起,我當個聽話的病人,配合治療。於98年年底,視力恢復七八成,可正確判讀色彩,但腦壓還是起伏不定,故醫院不敢讓我出院,繼續治療,至99年2月腦壓終於控制住才出院。但好景不常,到5月底,病情又復發並送往高醫,這次腦壓比之前更高,視力疾速退化。而主治醫師也不知道原因為何會這樣?接下來又繼續打針治療,心中百感交集,但心中期許心願,就是要存活下來。

到了6月底某一天,主治醫院巡房時,語氣沉重表示,醫療治療失敗。醫師最後建議轉院到高雄榮總就醫。在榮總醫療團隊下,進行一連串檢查,並開刀手術,手術最後圓滿順利。醫師再度巡房跟我報告二個訊息,好消息是現腦壓控制住,但卻有失明之虞。我聽到如此震撼的消息,但又不想影響母親情緒,故強忍悲痛。被醫師宣判錯過黃金治療的我,恍如跌入萬丈深淵。

這期間,還是到各大醫院檢查,但結果都是與榮總醫院一樣。慢慢地要開始調適自己會失明的狀況。

(四)重建學習一步一腳印,點滴在心頭–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親朋好友不斷關心我,替我加油打氣。從小我就有不服輸的個性,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出發,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人生道路上重新站起來。那時我選擇辦理提前退休,揮別校園校長的夢想。起初回到嘉義,過著封閉生活,每天除了回診外,幾乎是足不出戶。雖然心底已接納自己是一名視障者的事實,但眼前橫跨的障礙,讓我身心疲憊。那時,常在思考,我的人生要這樣渡過嗎?是不是有什麼力量可以再幫助我?後來有位神父引用一段聖經告訴我,「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在一起;你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天主;我必堅固你,協助你,用我勝利的右手扶持你!」

有好幾次,在祈禱中,我想的這一路走來的無能為力,不甘心的自己總忍不住地潸然淚下。母親常跟我說人生是一塊畫布,您的心境就是顏料;心境如何,決定您人生的色彩!這靜養一年半的時間,有家人陪伴下,身體狀況穩定下來。家人就是我的眼睛,讓我走好每一步路。

(五)運用輔具並結合所學再現人生公路

有天,母親在信箱收到嘉義盲人協進會的傳單,傳單內容主要是有關協會簡介,經聯繫後,與協會理事長有了第一次會面,並熱心提供相關服務。當聽到協會說到語音電腦時,恍然大悟才知道我可以學習電腦,並與愛盲基金會聯繫。沒多久,並安排電腦講師授課及定向行動服務。上課期間,才知道電腦講師也是一名視障者,老師分享他的生活重建經驗,讓我看見視障者是可以活的自在,這麼有智慧。

老師鼓勵我好好學習語音電腦,未來有機會再去服務更多的人。

經由老師鼓勵,自己勤加練習並記憶鍵盤指法、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有錯別字。現已學會基本安裝設定、NVDA、導盲鼠及e-Mail、Skype、EXCEL等。這一步一腳印,開啟我的新視窗。同時我也接觸生活自理能力、手杖學習,讓我知道很多事情自己可以處理。

黑暗的探索,讓我熟悉並適應視障世界。重建學習的意外收穫,讓我對生命有全新的詮釋。我一心仍嚮往重返校園教書,相信自己生命價值可以創造出來,於是開始整理過去相關學經歷,並且認真寫份自傳,在102年我選定國立嘉義大學師範學院,連同我的博士論文把信件寄出。後續收到嘉義大學回函,教授表示相當感動,並歡迎我到大學裡授課。從此,我的新人生快樂出帆,最終又回到教書舞台。

圖一:書憲與大家合影留念

圖一:書憲與大家合影留念

圖二:書憲的分享,學員認真傾聽。

圖二:書憲的分享,學員認真傾聽。

現場錄音分享

第 1 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