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黑暗中作劃的設計師

2017/09/18

主講者:許政義先生

主題:在黑暗中作劃的設計師

日期:106年9月9日

面對中途視障,我曾想放棄自己

  還記得民國97年4月,我到女友家提親,預計於同年11月結婚,然而在同年7至8月間,我的視神經突然急速惡化,當時對自己視力狀況的變化感到相當錯愕,覺得視力應該是救不回來了,對未婚妻感到抱歉,也不想耽誤未婚妻的未來,於是我向未婚妻坦白視力狀況,但未婚妻告訴我,我這麼可憐,所以他更要嫁給我,陪在我身邊。

  面對初盲,我幾乎每天待在家不敢出門,人變得很自卑,不同於以往活潑開朗的個性。親友來家裡作客,見我不在也很疑惑,我也不敢去跟他們接觸,所以太太就會把飯菜送至房間讓我吃;我每天在家做的事就是聽電視,有客人來訪時,我就待在房間活動,這是我最低潮的時期。

  隔年98年太太懷孕了,於是我就想既然有孩子了,我自己得有所改變,於是我開始有改變的念頭,但那時候我還不知可以從何改變,每天還是在家聽電視,直到有一天聽到一個演說家的分享,才真正促發我以實際的行動去作改變,從那時候開始,太太每天陪著我思考可以做什麼,因為當時還有些視力,但出門還是要人協助,後來我想說去學按摩,太太陪我去一家按摩店,覺得按摩店的環境不是很好,於是就繼續思考別的職業;過程中,我到啟明借了輔具,認識了先天視障的曾老師,老師鼓勵我使用擴視放大軟體,要我盡量不要使用眼睛,告訴我剩餘的視力可以用在別的地方。有一天,老師帶了一位中途視障一年多的朋友跟我們夫妻倆吃飯,我感覺到他雖然失明了,但是卻很開心,他的太太也很開心,讓我覺得很好奇!

重拾室內設計,建立職場信心

  漸漸的,我開始到啟明學校的圖書館聽有聲書,也輾轉認識了有聲書學會及王博士,開始學習電腦、NVDA、無蝦米輸入法,讓我可以重新使用電腦,一路走來我遇到了很多貴人,我很感謝他們給予我的幫助。在接觸有聲書學會的那一年,大學好友吳同學鼓勵我其實可以繼續做室內設計的工作,我的家人本身就是做室內設計,我負責接洽與設計,家人則負責做工程,吳同學一直鼓勵我,說我能力很好,告訴我無法做的部分他來做,我想到再過一年女兒就要出生了,我應該好好思考未來的生活,所以我們一起開了工作室。

  我的第一個客戶是好友的一位護士朋友房子要做裝潢,但當時那位好友還不知道我的視力狀況,於是我請客戶提供房子空間的資料,與客戶面談時,我向他坦白視障者的身分,給他看我的作品集,詢問他是否願意給我一個機會,還記得那位客戶告訴我,我很厲害,即便眼睛不方便,但是我的能力還是很好,所以我就接到了工作室的第一個case,這位客戶對我很重要,因為他讓我重拾信心,之後隨著客戶的累積,我逐漸內化非視覺的設計方式,持續從事室內設計的工作。

家人是視障者建立自信心的橋樑

  中途視障與先天視障的歷程有所不同,但都同樣需要政府及企業多加給予關懷及釋放善意,給予視障者應有的尊嚴以及重拾信心,幫助視障者重新站起來。生活重建對於視障者而言,可以減少許多因為視力狀況改變後造成的不便,也是視障者建立自信的一個過程,而在這過程中,最重要的還是家人的不放棄與支持鼓勵,我很感謝家人與朋友一路的陪伴與協助,才能讓我重回職場,經營家庭,恢復生活!

圖一:政義用幽默方式呈現自己的生命故事,營造輕鬆自在的分享會氛圍

圖一:政義用幽默方式呈現自己的生命故事,營造輕鬆自在的分享會氛圍

圖二:政義感謝太太一路的陪伴,表示家人的支持很重要

圖二:政義感謝太太一路的陪伴,表示家人的支持很重要

現場錄音分享

第 1 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