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王安石家吃胡餅

分類:真情流露   2020/11/16

出自:講義雜誌
錄音志工:鳳珠
後製:張靖煒

王安石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王,小兒子叫王旁。

大兒子王雱是個神童,五歲認字,七歲寫詩,十三歲那年就能為《道德經》加註釋了,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三十二歲一命歸西,連個後代都沒留下。

王雱在世時結過婚,娶的媳婦姓蕭。王雱死後,蕭氏改嫁,王安石痛悼愛子早喪,心灰意冷,向宋神宗申請提前退休。這時候,蕭家的一個小夥子來到王安石府上做客,希望能得到王安石的援引,以便將來在仕途上飛黃騰達。

這個姓蕭的小夥子可能是王雱的小舅子,也可能是王雱的內表弟。不管怎麼樣,他是王雱的親戚,所以也是王安石的親戚,因此王安石接見了他,還留他吃晚餐。

王安石秉性節儉,平常在家吃飯不大喝酒,桌子上最多擺兩樣菜,主食不是米飯就是蒸餅(即饅頭),最奢侈的時候會來一盤羊頭籤,一邊看書,一邊捏著往嘴裏送,就和小女生吃零食一樣。這回親戚來了,飯菜不能像平常那樣簡單,王安石先讓僕人上酒菜,酒喝到差不多又上主食。什麼樣的主食呢?就是胡餅。

胡餅的歷史悠久,早在西漢時期就從西域傳到中原。剛開始做法單調,就是把加了油和鹽的麵團擀成滿月形狀的大餅,放到火爐裏烤得兩面金黃,說穿了就是「饢」。進入隋唐,胡餅有了大變化,個頭小了,芝麻多了,從饢進化成了芝麻燒餅。

白居易有兩句詩:「胡麻餅樣學京都,麵脆油香新出爐。」指的就是從饢進化成芝麻燒餅的新式胡餅。

王安石那天待客用的胡餅也是芝麻燒餅,他吃得津津有味,一會兒就把自己那份兒吃完了。可是他的客人,嘴巴卻很刁,只啃燒餅的中間部位,周圍那一圈留著不吃。像他這樣每吃一個燒餅都要製造一個「麵包圈」,如果連吃五個燒餅,再把剩餘部分連起來,奧運標誌就出來了。為什麼只啃燒餅的中間部分呢?因為燒餅都是中間薄、四周厚,芝麻黏在當中,所以中間的味道比較好,四周的口感比較差。

最後說說王安石怎麼教育這個浪費糧食的年輕人:等到飯局結束,他一聲不響走到客人面前,慢慢地把麵包圈拿起來,默默地吃完,一點燒餅渣都沒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