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意識決定客觀的存在

第 56 期

文/邢憲生

「你們知道嗎?對我們這些人生途中因為不同原因而失明的人,因為無法看見而必須放棄以前累積的所有專業知識與生活相關能力,被迫重新歸零,開始去熟悉一個非常陌生的環境,甚至得從事完全沒有興趣的工作,實在是一種勞心勞力的巨大挑戰,也是一種個人心理上的嚴重挫折。」在溪頭米堤大飯店的員工分享會中,是我大學的學長,曾在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從事研究工作,也擔任協助盲人運用聲音輔助工具重回職場與生活,這是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前任理事長王建立博士描述著他的心路歷程。

「就像我,雖然擁有工程博士學位,也曾在業界從事專業的核能安全工作十多年,卻因為中年眼睛病變而失明,就得放棄當時擁有的一切,困坐愁城,不知何去何從。當時我一直在思考,是否該放下自己的專業能力,再重新學習成為一位不需要視力的按摩師或點字輸入者?或是只能從事被政府或公司輔助的簡單且重覆性高的低技術性工作呢?顯然地,這些都不是我想要處理困境的合適方式……。」學長敘述著。

根據許多專家們的研究顯示,當我們的眼睛不管用時,其他可接受外界資訊的四覺(聽、嗅、味、觸)就會因補償作用(compensation)而更加敏感,可用來彌補一定的視覺損失。因此,如果我們因看不見而喪失從事原來工作的基礎能力時,或許可透過一定的訓練與學習,利用聲音或其他輸入方式來替代影像輸入,重新回到工作崗位,或轉換到其他可運用自己已有知識技能的領域。

其實,這也是有聲書推展學會所揭示的「如果用浮標釣魚已不可行,與其完全放棄最愛的釣魚,不如改用鈴鐺來繼續釣魚」信念;透過學會提供的一系列的訓練與指導,失明人士就可以在專家們熱忱而有計劃的教導下,學習並熟悉可取代視覺功能的有效工具,如NVDA螢幕報讀程式,調整自己重新面對不同人生的態度,為重入職場發揮原有或新的專業做好準備。

望著學長站在講台上充滿自信的神情,並從分享的內容中了解後來他花了許多功夫走過個人感受的低潮,運用有意義的目標重塑自己的意識與想法,並透過個人主動地學習、克服失明障礙,最終又重回了職場,從事與原先領域並無二致的程式編輯工作。同時,他還將個人經驗經由學會傳承給其他境遇相同的人,期待他們的破繭而出。

顯然地,我們的意識決定了我們個人外顯的言行與周遭的世界,而這個量子力學的基本概念在學長的身上是展露無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