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視障者職業發展

第 52 期

文/王建立 理事長
我們處在一個以視覺建構的環境,當視力因疾病或意外損傷到足以影響日常生活的程度,對參與社會各項活動即產生重大衝擊。
  台灣身心障礙證明的取得是採申請制,由地方政府的社政單位發給不同等級的身心障礙證明,然後再評定其需求,以提供所需的資源與福利。取得身障證明的視障者在過去5年約為56000人,但若仔細研究目前每季公佈的身障者統計資料,應與歸類與福利的給予辦法錯亂設計有關,無法反應實際每年新產生而需接受服務的視障者。
  台灣視障者的職業發展早年沿襲日本統治時代,設有視障按摩的專屬權,但民國97年10月大法官以649號釋憲案打破此專屬權。此釋憲案看似對視障者的按摩工作產生極大的衝擊,但其積極意義是提醒政府,應有更多的施政措施協助視障者進入一般職場。
  綜觀政府針對649號釋憲案和推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修訂及施政措施,筆者認為視障者的多元職業仍難以發展主要理由如下:
一、採行另一種形態的專屬按摩保障:政府採行的措施偏重於機場、車站及醫院等設置視障專屬按摩小站,並給予租金與設備補助,而較少在本身專業技能與經營管理上的提昇。
二、強力推銷「企業晉用」按摩師:其主要訴求是允許那些不足額進用的企業採行特例的僱用視障者的方式,表面上達到身心障礙者充分就業的目標。
三、公部門的電話客服團隊每10人應聘用1位視障者:此措施又產生另一種隱含式的誘導視障者從事特定工作的舊思維。

  649釋憲案已過了10餘年,視障者的多元就業由於未受到政府的實質重視,仍進展相當有限,加以投入資源甚少,並仍沿用以點人頭的方式,採一視同仁的就業率要求受補助單位。筆者在此呼籲,政府在促進視障者的多元就業應以其原有的專業能力優先考量,尤其是那些原本從事知識性工作而中途視障的人士,投入更多的資源協助其運用科技,採一對一個別化的就業輔導機制,運用多方資源全力協助有意從事非按摩工作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