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再祭淑琪

第 48 期

文/傅玉燕 理事
灰暗的天空,潮濕的空氣,偶而出現的嬌陽卻沒有振奮藍色的我。梳理得光潔俐落的公主頭,優雅的身影,鮮明度一直沒在我腦海裡褪色...。好想妳,妳在那兒過得好嗎?
三月的某一週,完全收不到愛樂的安眠曲,有奇想:是否妳會把我的愛樂頻道找回來?果然三月底愛樂回來了,我在想是否妳回來看過我?
今年我正式加入全黑社會,如果妳沒離開,我一定能定心、走穩腳步,善用手仗到處趴趴走,分享屬於妳和我特有的開懷大笑,去我們飲茶的地方吃點心。
常常靜坐發呆,友人關心我在想什麼?我總是回答:沒什麼?無法與人分享我們的故事,也無力去接受無盡的心痛,想念妳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我的生命中妳佔的位置沒有改變。 經常想上法鼓山和妳說說話,但恐怕自己會更難過,妳若看到我全盲後踉蹌的步伐,一定也會心疼。對我來說妳從未離開過,因為妳沒有停止影響我.....。感嘆知音難尋,浩瀚人海,哀哀戚戚,仍然要踩著狼狽的步伐向前走。有妳在時,我是多麼幸福,只可惜緣份太短,妳的離去留給我太多感傷。
清明時節雨紛紛,我藍色的心也在下雨,但願另一個空間的妳,偶而也想到我,用妳金色的翅膀入夢來吧!
Diana寫於109年清明時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