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視障情緣

第 45 期

文/劉寗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當時還是學生的我,經過台北火車站的騎樓,目光忽然被一則光鹽愛盲徵求錄音志工的廣告吸引,遂直接轉身上樓報名,從這一天起,便和視障朋友結下難解之緣。擔任光鹽愛盲志工時期,錄製了幾本有聲書,其中和幾位夥伴扮演小說中不同的角色人物;記得當時因為一句尷尬台詞,我一唸就噗嗤笑出來,不斷NG,錄音間內大家跟著笑彎了腰,至今在腦海深處仍藏著這段逗趣的回憶。
 社工系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因緣際會地來到新莊盲人重建院擔任生活指導員,當時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寄宿院內,每個晨昏和視障師生們一起生活,近距離的觀察體驗他們的衣食住行,也走過他們的喜怒哀愁。其中包括「與盲同行」一書的作者柯明期和他的賢內助陳錦純老師。
 我在離開重建院前認識了一位特別的視障者-孩子們的爸。他在服役時於軍醫院院內感染腦膜炎,視神經萎縮雙目失明,於是進入重建院進行生活和職業的重建。一年後我們結為連理,三年後有了第一個孩子,8年後第二個孩子也誕生,10年後我們多了一位家人-帥氣的黃金獵犬導盲犬,是當時台灣少數擁有導盲犬的視障家庭。
 讓我們走進婚姻的不只是愛情,也是對視障服務的使命感,希望上天透過他走過失明的心路歷程,幫助更多視障者走出黑暗。而我,則是那幫助他成全理想的helper。結婚第18年,先生不幸再次感染腦膜炎並堵塞性水腦症,這次的後遺症是成了回不去的失智症病人、思緒混亂,神經系統也再次受損無法自理生活。感謝上天如今他身體復健良好,也有外勞的照顧和婆家的陪伴,也能參加教會的詩班和合唱團,吃喝快樂不需為俗事憂慮,或可勉強說不幸中仍有「另一種幸福」?
 協助先生到他完成人生「階段性的任務」,無怨無悔;但「我的故事」卻因41歲遭此家變,「一家五口」的劇本撕開重寫。為了獨力負擔家計養活自己和女兒,放下10多年的家庭主婦身分,以中年無用之姿重新復出職場,然社工實務界的變化已是白雲蒼狗。歷經數年艱辛,我終於回到原來的視障服務領域,「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滿心感謝有聲書學會洪秘書長給我服務視障朋友的機會,重回視障服務的領域,陪中途失明的朋友,走一段人生路,更願上主那雙使盲者復明的手,引導我們,有一天「重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