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6高齡戴根學伯伯電訪

第 45 期

文/編輯室
戴根學,今年86歲,全盲,左手臂殘缺。今年初的某日,聽到中廣一則由樊光耀代言的公益廣告,介紹本會的中途視障服務,在次子陪同下,特地從台東上台北來到本會,我們除提供他36冊本會發行的有聲書外,並提供博朗聽書機教學。在和戴伯伯的寒暄中,發現他是一位溫文儒雅的長者,訴說自己曾經歷的災難時,雲淡風清,完全沒有怨言,他的故事值得和讀者分享。以下是編者特地於5月27日與戴伯伯的電話訪談:

1. 您是怎麼認識有聲書學會的?
我是偶然聽中廣的節目,才知道有聲書學會這個單位,於是就主動打電話連絡。我覺得你們這個團體很好,因為有聲書不僅造福視障者,也造福一般老年人。
2. 請談一下您失明的過程?
我是在金門823砲戰時受傷,受傷的瞬間我有一種感覺:「我的人生完了,整個都完了!」那時,只聽到四周人聲嘈雜說:趕緊送台北。醒來時,我的頭整個被包起來,左手被炸斷,腦袋傷得很重。記得那時經國先生特地來看我,指示安排最好的醫生。我的眼睛受傷後只有光覺,經過治療後,視力改善很多,到現在我都記得這幾位眼科醫師的名字:那玉、聶超然、陳德順等,他們都是我的恩人,讓我的視力逐漸恢復,恢復到可騎腳踏車,練習書法等。但後來我因眼壓過高,罹患青光眼,以致最終在3年多前完全失明。
3. 目前生活狀況如何?
我覺得人活著要有信念,有目的,這樣生活才有動力。我現在是全盲,加上左手臂殘缺,不方便用白手杖,但在台東這裡已住了50年,對居家環境非常熟悉,生活自理與行動上沒什麼大礙。我的老伴生前和鄰居互動很好,她雖然去世13年了,但我和鄰居都常有互動,2個兒子也住在附近,所以居家生活和行動上沒有什麼問題。
我大部份的時間都用來聽書,聽書可說是我的生命。早年買不起收音機,就自己用礦石、接播線和耳機,聽趙麗蓮博士教英文。年輕時聽書是為了求知,因為那時比較沒有機會進入正規學校,都是靠聽廣播來增加知識。現在聽書只是用來消磨時間。記得我以前比較喜歡聽醫療保健方面的書,現在也聽聽武俠小說,特別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可用來宣洩情緒。文藝方面的書我也喜歡。
4. 對台灣視障服務瞭解如何?
我以前曾在台東的盲人福利協進會當過秘書,也做過台東殘障協會理事長,經常到台北開會。對視障團體的認識包括:彰師大圖書館、清大盲友會、交大圖書館,愛盲基金會及光鹽。光鹽去年結束服務,我覺得很可惜,他們錄了許多有聲書我都很喜歡。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有聲書學會,知道你們為視障者的服務我很感動,社會很需要這樣的單位。
5. 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嗎?
我這一生經歷慘烈的戰爭,能存活下來,心裡只有感恩,別無所求了。

照片說明:戴根學伯伯(左)與劉社工
照片說明:戴根學伯伯(左)與劉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