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陪伴視障重建者的感受

第 43 期

文/黃碧玉
民國9 9年的夏天,某一天晚餐時,先生突然對我說:「這個星期天我要到苗栗竹南一位視障者家中拜訪他,妳要不要一起去?」我說:「你為什麼要星期天才去,不能在週間的時候去嗎?」先生回答道:「平常日我還要上班,星期天才有空,我只是去幫他設定電腦語音環境,反正星期天又沒事,而且搭區間火車兩張半票又花不了多少錢。如果妳不去我就自己去就好了。」先生這麼說,我只好答應一同前往。
當日到了目的地,我看到一位帥氣的年輕人站在客廳,當他稱呼我先生為「老師」時,我才知道這位就是我們要來拜訪的視障者。他艱難的移轉到電腦桌邊,很吃力地坐上椅子。當他用右手扶起左手放在鍵盤上時,令我非常震驚,原來他不僅有視力障礙,而且左半邊身體也無法行動!但是他臉上卻掛著笑容,與我先生討論電腦設定的問題。
先生開始和他討論電腦,並協助他設定。有問題時,我就充任視協員,說明電腦畫面,先生就依狀況逐一設定。在這段期間,我也與個案的奶奶、父母和妹妹閒聊,其中也分享如何和視障者相處的經驗。原來這個年輕人曾到義大利留學,當時因工作隻身在外租屋,有天發燒,原以為只是感冒,未就醫求診,僅在住所休息,沒想到竟然就昏迷了。他的家人連續兩天無法聯絡上他,到租屋處查看,才發現他的狀況並緊急送醫。他以為的小感冒,其實是日本腦炎!經過急救,雖然把命搶回來,不過還是無法挽回他的視力,住院治療了兩個月,左半邊的身體也因此失去了知覺。這麼好的年輕人,遭此巨變,真令人不捨!
經過此次的探訪,我深深地認同先生的用心。所以我也就展開與他走南闖北,到大台北各地區、桃園、宜蘭、台中、嘉義、台南高雄等地,探訪需要協助的視障朋友,並與他們的家人分享與視障者相處的經驗。
這些年來,四處走訪,結交了多位視障朋友與他們的家人,平時也會互相聯絡關懷。我認為,視障者並不須要我們的憐憫,他們都很堅強地面對自己的人生,但他們只是需要我們在適當的時候伸出友誼的手,給予協助,陪伴他們繼續人生之路。

有聲書學會電腦老師曾道明伉儷合影
有聲書學會電腦老師曾道明伉儷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