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理解』是陪伴的第一步

第 43 期

文/黃文君
如果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那麼,我想借用這個句型稍加修改,用來表達我個人的心境與體悟,作為此篇文章的開始:「一個快樂的視障者身邊,一定有個能真正理解他的陪同者」。
一直以來,我慶幸自己在生活上的順遂,然而,在我婚後的數年,先生因為疾病的緣故,成了重度的視障者,面對這樣的變故,坦白說,我自己心中倒是沒有太大的驚慌與恐懼,只是在一開始短暫的沉澱、整理心情後,便全心思考和先生未來的人生道路要如何走下去?畢竟,人生的路還很長。於是,我和先生開始討論下一步的規劃,令我驚訝的是,身為當事人的先生,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的,並非失去視力後的徬徨和面對未來的恐懼,反而笑著安慰與鼓勵我,這一點給了當時的我極大的勇氣來面對這一切,只是我內心卻也清楚的知道,先生會有這種表現,除了是他自己樂觀天性使然之外,更大的程度是希望我的壓力能夠小一些、心情好過一些,但是他心中的苦,以及失去視力後要面對的各種挑戰,這些先生都放在心裡,自己承受。
於是我開始思考,身為他身邊最親近的人,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分擔些什麼?我嘗試過各種努力、搜尋資料,希望能從他人相似的經驗中得到啟發,作為我的參考依據;然而,事情卻沒有我想像中的簡單,就連最基本地帶他出門,引導外出行走,都讓我充滿了挫折感,總認為這明明是我們最常做,應該是最有默契的一件事,現在做起來卻困難重重!更不用提生活上其它的事了,於是我的心情極度低落,也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與能力。
直到有一天,我帶著先生走在路上,兩個人卻因為手要怎麼牽、該如何引導而起了爭執,一向個性溫和的他,突然朝著我大吼:「妳又不是我?看不見的人是我,應該要依我方便才對呀,妳這不是在引導視障者,而是在和一個明眼人散步!」這樣的一句話,震撼了我,令我楞在原地許久。於是我開始思考:「要成為一個視障陪伴者,或許我該做的,是從理解視障者的行為開始!」所以我找了個眼罩遮住我自己的雙眼,以最貼近視障者的方式進行各項生活上的動作,體會視障者的感受與需求,我也才發現,之前的我,雖然接受了先生是個視障者的事實,但是在潛意識中,我依然會不自覺地將他當作明眼人對待,或者以明眼人的角度,將我認為很簡單的事情,同樣也要先生也認為簡單,諸如此類的事情,其實一直默默地在我們的生活中上演,而我卻毫無所悉。
於是「感同身受」不再只是一句用嘴巴講講的口號,「換位思考」成為我和先生相處的準則,因為這樣的改變,我和先生在互動上也越來越有默契,兩個人的相處,也慢慢地找到了我們都能接受且自在的節奏。有了這樣的轉變,我才深刻體會到,與視障者相處,並不是我們明眼人用自己的理解和對待事情的角度,將其加諸在視障者的身上要他們配合與接受,應該是要站在他們的立場,用他們的條件來思考適合的做法,這樣真正的理解,也才能讓視障者和陪伴者雙方都找到最適當的平衡點,畢竟,陪伴者所扮演的角色,應是「協助者」而非「操控者」,視障者或許在許多地方需要陪伴者的協助,但他們絕對不等同於失去生活能力,就身為一個視障陪伴者的經驗,只要我們從真正的理解出發,放下我們內心過多的不安全感,我們就會驚訝地發現,視障者能夠獨立完成的工作,遠比我們想像地多,不論是烹飪、坐車、搭飛機出國,甚至是連許多明眼人都做不到的滑雪,視障者都能完美地達成目標,而我們作為陪伴者,也能夠卸下心中沉重的負荷,享受與視障者的共處時光,因此,我可以很開心且驕傲地說:「我讓我的先生成為自信且快樂的視障者,而我也是最快樂的陪伴者!」

有聲書學會電腦老師錢旻宏伉儷合影
有聲書學會電腦老師錢旻宏伉儷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