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愛的實踐

第 43 期

文/葉正美
外子王建立於45歲時失明了,在此之前經歷十多年的視力衰退期,我們心裡常常感到不安與惶恐,害怕有一天可能會失明。當真的失明這一天到來後,心裡反而平靜了下來,人生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猶記得建立失明前有位長輩恭喜我們拿到人生的加分題時,當時很不以為然,失明後終於明白這位長輩想告訴我們的是未來將會是一條漫漫崎嶇長路的「苦其心志」,知道他是鼓勵我們正面去接受未來人生的挑戰。
中途失明要克服的心理障礙要比天生失明朋友更多,固然家人親友陪伴與安慰鼓勵很重要,但是剛開始我們常常不知道要如何陪伴他走過這段路,好在婆婆的樂觀自信個性養成了建立的樂觀務實心態,建立很快聽了我為他向清大盲友會借來的湯姆士‧佳樂神父的〈迎接視茫茫世界〉有聲書,他反覆聽了數遍,很有感受,對於「盲」的世界有了一個全貌的了解,並告訴家人他看不到是甚麼樣的狀況,且引領家人在生活上如何與他互動、如何協助他。
有時我不免會思索上天安排我們經歷這樣的人生過程,祂是為了給我們甚麼樣的啟示?我想我們學到的功課是愛的實踐,我們都知道人與人之間需要愛去維繫,但愛是甚麼?我們常常以自己的想法去愛他人,總是自以為是的以自認為最好的方式去愛對方,結果卻讓對方感覺不舒服、不自在,讓對方覺得他的生活被介入、被干涉了。記得剛開始建立每回出門,我都很擔心他是否能平安順利抵達目的地,常打電話給他確定他是否平安?是否沒有意外發生?是否已到達目的地?如果他沒接手機,我還會向相關朋友或他服務的單位確認他的狀況,甚至有時會衝動地想立即去找人。後來建立覺得他在行進中突然要接手機很不方便,有時他跟他人進行中的討論也可能被打斷,我意識到不在他身旁的我並無法保護他的安全,我需要學習放下,開始學習信賴上天的護佑,在他出門時給予祝福,不再憂慮擔心他外出時的安危。
諸如此類生活中的點滴,都讓我了解到我的諸多協助與對方所需要的協助方式是有所出入的。經過多次挫折與彼此不斷的溝通調適後,我慢慢意識到「明與盲的世界」真的不同,開始接受他的觀念,並放下自已主觀的想法,設身處地以對方需要的方式去協助。生活中經歷過這樣不斷的調整後,建立慢慢了解到明眼人不易理解盲的限制,也比較能平和說出他的不舒服感受,當彼此意見分歧與爭吵逐漸減少了,彼此關係逐漸獲得改善,也才建立起較良性的互動與心靈成長。兒子在這樣的家庭成長下,學習能力強,也很快就能調適。雖然外子對於兒子彥鈞的記憶仍停留在他4歲時的臉孔,但他們父子的互動相當好,他從小就是老爸的最佳視力協助員,貼心幫忙爸爸很多生活上的事情,如行動引
導、使用電腦、使用手機、開車接送等等,他學習到獨立、責任心,比同齡朋友更成熟懂事。
回想過去外子這20年的失明歷程中的點滴,對於一路來親朋好友的幫忙與協助,我們內心有無盡的感恩,因為這些生命中的貴人們適時的相挺,讓我們能夠順利度過許多的難關,並體悟到無私付出的可貴,建立也在重新站起來之後積極投入公益,願將這份情傳承給其他需要協助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