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陪伴與關懷

第 43 期

文/王建立 理事長
一般人對於「失明」的認知是害怕與恐懼,也不認為會這種事會降臨到個人的身上,因此,很難有切身的感受。雖然偶而有機會戴上眼罩或參加所謂的「黑暗對話」(Dialog in the Dark, DID)體驗一下活在黑暗中的滋味,然而這樣的體驗仍只是剎那的感受,心中其實明白,這只是短暫的,只要拿下眼罩,離開那個 DID 體驗場,又可以回復到明眼人的世界了。
回憶孩童時期,有些父母會以威脅的口氣對孩子說:「乖乖聽話,不乖就要把燈關掉!」有些人,也可能有機會去探訪黑漆漆的山洞,剛入內,伸手不見五指,不免有些害怕!因此,從人的成長經驗,對於完全失明就如同身陷於永久的黑暗,會感到深層的恐慌與害怕,這是種自然的反應。
有聲書學會在過去15年,曾接觸過數百位面臨失明或視力漸失的視障朋友,在學會工作伙伴的服務下,留下許多感人的故事。儘管有些個案我們投入許多的資源協助,仍難以脫離自怨自艾的否定期,不過這些經驗都是我們成長歷程中的寶貴經驗。值得一提的是,學會多年來接受過聯合勸募協會補助辦理「黑暗的盡頭是愛--中途視障者及其家人支持服務方案」,累積了十多年的經驗,確實幫助許多中途失明的朋友走出黑暗。
我們發現親人的陪伴與過來人的關懷及經驗分享,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因此,我們試著連結了那些已成功走出來的視障者及尚處於初盲階段的視障者組成一個關懷與陪伴團體,在社工的引介下,讓有共同經驗的彼此有互動交流的機會。陪伴需要耐心與時間,關懷需要付出愛心,這些都是參與此團體擔任陪伴者應具備的基本要素,而我們也很安慰的見到不少人,從「受助者」轉成「助人者」那份薪火傳情的自許,並找出個人的價值。
學會的季刊〈聲之旅〉過去刊出的文章,絕大多數是邀請視障者投稿,在一次的會議中,我們的常務理事邢憲生博士提出,中途視障者的家人以陪伴者的感想作為本期主軸的意見,獲得在場的人員附議,很欣慰能獲得數位視障者的家人賜稿,期待未來能有更多的心聲以饗讀者。

王建立理事長伉儷
王建立理事長伉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