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你我眼中的世界

第 41 期


文/謝嘉豪

星期五早晨的捷運上,雖說不上人潮洶湧,但早起上班的人也不在少數。我獨自坐在靠近門邊的椅子上,手中拿著IPhone,百無聊賴的透過內建的語音輔助程式VoiceOver瀏覽今早的Yahoo新聞。外人眼中我的行為可能很奇怪,戴著耳機,手指在全黑的畫面上點來點去,這樣真的是在操作手機嘛?更有熱心人曾經問我:「先生,你的手機是不是故障了?需要協助嗎?」而這時我也只能微笑以對,然後禮貌地說聲:「沒關係,我是用聽的,所以不用開螢幕。」

「西門」、「西門Station」。耳邊傳來四種語言的到站廣播聲。伸手摘下耳機,把它和IPhone一起塞進背包,然後順手抽出插在側邊的折疊式手杖。在列車停妥之後起身走向車門,當然期間也難免不小心碰到其他乘客。走出車廂之後,小心展開細長的白杖,輕觸地面之後,在輕快的左右敲擊聲中大步向前走去。隨著手杖尖端接觸地面的觸感回饋,讓我知道即將走上電扶梯。接下來需要上、下樓梯。前方有凸起物、斜坡等等,都可以透過傳到手中的觸感加以判斷。

從捷運站前往有聲書學會的路上會經過幾個路口,有的可以依靠聽車流方向判斷安全與否,但有的卻需要按下有聲號誌按鈕才確定可以通過。經過約8分鐘的步行路程,我抵達了學會。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打開電腦戴上耳機,開始一天的工作。

我是一名先天的視障者,輔具的概念已深入生活中的每時每刻。如果你問我其中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我只能回答你,沒有。因為對我來說,這就是再普通也不過的日常罷了。出門使用白杖探路、聽著VoiceOver的語音操作IPhone手機,當然,工作時也是用語音配合聽覺來操作電腦。

明眼人與視障者之間是否存在差異呢?我的答案是看得見的人和看不見的人原本就存在很大的差異,不是具體的感官上的外在差異,而是使用感覺的方法不一樣。更具體的說,是為了找到超越感覺的智慧而展開的冒險,其中運用的想像力和勇氣不一樣。

「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將拿到什麼。但即使如此,
你必須盡力發揮上帝所賜與你的」。

(編按:作者目前任職於本會,擔任有聲書製作並兼任電腦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