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堅強的意志力接受命運的挑戰

第 39 期

文/黃文科,現居於馬來西亞吉隆坡,作品常刊登於當地華文報系。
一個原本健康、樂觀又充滿自信的我,突患眼疾,屢醫無效,經數年掙扎,終於接受命運的挑戰。 當時的我乃至家人親友,對如何重建一無所知。視力開始退化的數年,幾乎整天悶在家裡,不想見人。後來經一位天主教神父的輔導並建議一些可行方案,我才終於想通了。
申請進入吉隆坡盲人訓練中心,我當時的低視力,比許多學員強,可選擇接受電話接線與速寫打字訓練,希望進入商行或政府部門擔任相關工作。在尚未使用電腦的年代,對於中途失明者而言,最大的挑戰莫過於盲文讀寫。開始學習摸讀盲文,我的指尖有欠靈活,摸讀速度有如老牛上樹。 學會了盲人點字,雖然閱讀緩慢,卻能利用盲人速寫打字機,練習速寫。在訓練所學習了約一年光景,我開始進入職場。那是一家國際大商行,我擔任電話接線員,至少從此可以自食其力,解決生活上的基本問題。
熟悉了工作環境,並清楚明白自己之不足,我已漸漸減少自卑心理,能與許多同事在生活上打成一片。為著更有效的在語言文字上的溝通,我在閒暇之餘,也設法加強英語水平。除了從英國RNIB 圖書館借英文點字書外,也常收聽英文廣播。不致因為自己是華校生,又是唯一在該公司的盲人而與同事格格不入。
身為盲人,在婚姻與家庭生活是另一個大挑戰。妻子是明眼人,婚後的數年間,家中新添了兩男一女,成了五口之家。父母親體諒我視力欠佳,也常從檳城搬到吉隆坡住宿。轉眼數十年,三代同堂,和睦共處。
我已從職場退休,兒女也先後就業。我和妻有更多時間到國內外旅遊並探親訪友,生活過得逍遙自在。2010年年近古稀的我,突然萌起「活到老,學到老」的念頭,買了台電腦,請馬來西亞盲人協會的好友,裝上語音讀頻,經妻子的指點,可用電郵與老友聯繫,喜出望外。然而,只裝上英文系統的電腦,並不能滿足我的要求,因為我的許多同學及親友,都是接受中文教育,不太適應用英文溝通。於是,我聯絡上台灣的一些盲人組織,最後,由蘇清富先生推薦到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承蒙循循善誘的老師教導,學會嘸蝦米中文輸入法。
有了能讀、能寫的溝通工具,知識的天空寬大了。以電郵互通訊息,思想與文字的交流,海闊天空任我遨遊,忙得不亦樂乎!日子過得充實,更沒時間為自己的眼睛失明而感到傷心難過了。願以此文與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