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念淑琪

第 37 期

文/傅玉燕 理事
  那年春天,我看不到新長出的綠芽。太陽是冷的。街道是冷的。庭園是冷的。我的心是冷的。腦子裡一直掛記著那棵我要去尋短的樹幹,掛記著如何將房子售出,總共會有多少錢,如何在銀行開立信託帳戶,留給還在讀高一的兒子。
神奇的那日下午,我初與妳在電話聊上一會兒後,心中流過一股暖流,我問自己同是看不見,為何妳可以感受到人間的溫暖,同時願意送出妳的溫情與關懷,而我也只不過是面對即將來臨的視障,而妳,卻已在黑暗裡生活很久了。妳告訴我,我還有許多時間裝備自己,妳還說,無論學經歷、專業能力,無疑的,我可以活下來,妳說我只是身上一個感官失能而已,只要學會用手杖,學會語音電腦的操作,多參加心靈分享活動,分享視障界送出來的溫暖,我一定能活得很好。
  從此我學會了用心去看,用心去活,甚至用心去關懷其他視障者。由妳那兒我更瞭解到視障者也可以活得很優雅,妳也是我第一個相約去喝咖啡的視障者。那天我用僅存的0.015的視力,在市政府捷運站接妳,走在前往新光三越的路上,當穿越小公園時,我忘了妳是看不見的,有一支橫在中間的燈桿,在千鈞一髮時,我用左手推開妳半步的距離,結果燈桿從我倆放開的手穿過,那一刻我覺得很好笑,原來我連帶視障者走路都不會。
  同一年認識了有聲書學會,王建立博士亦給予關懷和實質的幫助,安排一對一的JAWS軟體操作課程,我很快就回復到一週工作50個小時,不再只是那個讓秘書念財務報表,和只去公司蓋章付款發薪水的老闆而已。我直起腰桿,靠著不純熟的手杖,單獨去見客戶爭取業績,公司員工看我振作起來了,也開始不敢含糊了。
  妳的沉著和優雅是我學不會的,但是妳和我一樣開懷笑時,可以把屋頂穿出一個洞來。淑琪,我好想妳,我們已在兩個不同世界了,相信妳已成為一個美麗的天使,妳仍活在我心中,我也深信妳也活在其他許多受過妳幫助的人的心中。